渭南新星困境儿童援助中心

在线咨询
微信

微信扫一扫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加好友

《少年的你》刷爆朋友圈 但校园欺凌又有多少人知道?

发布时间:2019-10-29 13:38

10月25日上映的《少年的你》,创下了15小时破两亿的票房好成绩,一方面四字弟弟(易烊千玺)与影后周冬雨的人气不可小觑,另一方面两人在电影中出色的表演更是收获一众好评。

抛开关于影片的艺术造诣以及演技水平,今天我们想要聊的是社工视角下《少年的你》中校园欺凌的话题。

1


故事发生在一所高中复读学校,一位叫胡小蝶的女生突然跳楼自杀,女主陈念(周冬雨饰)是一个安静、内向、成绩好的女生,因与死者有过接触,被警察调查,陈念犹豫了,没有把事实真相告诉警方。直到陈念被人欺凌,成为校园欺凌的受欺凌者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转而求助警察。警方介入后,三位霸凌者仍然狡辩,声称自己什么都没做,由于缺少证据,警察也没有办法。学校对三位霸凌者采取了退学处理,但仍然让她们参加高考。得知是陈念举报了她们,霸凌者加剧了对她的欺凌。


好在陈念那时候认识了男主小北(易烊千玺饰),小北是一个小混混,但因为相似的家庭情况他们依偎在了一起,成为彼此苦难生活中的一道光。在陈念的请求下,小北开始保护她,也说出了电影中最感人至深的一句话:“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然而事与愿违,在高考前夕,三位霸凌者又一次对陈念进行了欺凌,这一次她被殴打、剪发、羞辱,还被迫拍下了不雅视频。正因为这次绝望,陈念的人生出现了偏差,彻底失控......
整部影片对于校园欺凌的场面的刻画极度真实,并且导演十分匠心的描绘了校园欺凌现象中欺凌者、受欺凌者以及旁观者的状态,甚至在细节处交代了产生校园欺凌的一些原因。下面,笔者将通过与影片相结合的方式剖析校园欺凌产生的原因以及如何应对校园欺凌。

2


谈校园欺凌,首先我们需要界定校园欺凌的含义。“校园欺凌”一词,最早是由挪威学者奥维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左右提出的。2016年4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制定的《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将校园欺凌描述为“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欺凌行为是一种攻击性暴力行为,为我们所熟知的表现形式有身体暴力和心理上的孤立或嘲笑。电影中,女主陈念受到了来自欺凌者言语的侮辱、以及个人隐私权的侵犯以及肢体暴力等,这都属于校园欺凌的典型表现。


在校园欺凌事件中有三种角色,分别是欺凌者、受欺凌者以及旁观者。欺凌者性格上往往消极,热衷于控制他人、以自我为中心、缺乏人生目标,个性鲜明,易冲动自大、缺乏自制力。研究表明,校园欺凌的参与人群按性别来看,男生远多于女生,男生多数以身体欺凌的方式;女生喜欢运用人际交往以形成小团体,排挤他人,在班级或学校甚至社交网络上散播他人谣言。有的学生家长关系不和谐,家庭暴力不断,欺凌者心中充满孤独感和缺乏安全感,这类属于焦虑型欺凌者,对自己所持消极的认识,体验着较高的焦虑水平,缺乏自信,通常学习成缋差,在同伴群体中较不受欢迎;另一种自信型欺负者,对自己有积极的认识、自信、充满安全感,通常喜欢攻击,在同伴群体中处于中等受欢迎地位。影片中的欺凌者魏莱属于自信型欺凌者,她成绩优异,家庭条件优越,在影片中导演给了一个镜头,魏莱的家里都是各种竞赛获奖的奖杯。受欺者性格懦弱,敏感谨慎,缺乏信任感和安全感,可能因为性格原因或家庭问题致使他们在朋辈群体之中不受欢迎,个性桀骜不驯抑或过于顺从,外型仪表堂 堂抑或不注重仪容仪表,在家中受到过分保护抑或备受忽视。


陈念的母亲没有固定的工作,靠着卖假面膜为生,家庭问题成了陈念不愿提及的伤痛,但也成为了欺凌者攻击她的突破口。另外,经常性处于受欺凌状态下的部分受欺者极有可能爆发,转变成欺凌实施者来欺凌他人。
这在影片中也有很好的体现,欺凌者小渺由于目睹了魏莱等人欺凌他人,由于恐惧和害怕被欺凌,转而成为欺凌者,在失去欺凌目标时,小渺又重新成为受欺凌者。

另一个旁观者群体也不容小视,根据美国国家犯罪受害者的调查研究显示,在学校内发生的80%校园欺凌案件都有一个到多个第三方在场,发生在上学或放学路上的欺凌事件中,71%的案件都有第三方在场。研究者康奈尔等根据对小学生的观察发现,在85%的欺负行为中至少有一个同伴在场,甚至有超过半数的校园欺凌中有更多的同伴在场。这些数据铁证般地告诉我们,很多情况下校园欺凌是在有旁观者在场的时候发生的,且采取行动制止欺凌的旁观者不多。


影片中欺凌者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在陈念的座椅上倒上的红墨水,但是没有一个人阻止,当魏莱欺凌陈念的行为由恶作剧上升到推她下楼梯以及用排球砸她的暴力行为时,身边都是围观的学生,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或者报告老师。根据旁观者行为,学者们将旁观者进行了分类,分别是协同欺负者、煽风点火者、置身事外者、保护者等。陈念在目睹胡小蝶的欺凌时,属于置身事外者,她只想考到北京,改变家庭生活,所以对于胡小蝶的受欺凌的事情置之不理,对于警察的问询也是采取隐瞒的态度。而当她受到欺凌时,她的同学依旧都是旁观者,她也体会到了胡小蝶当年的痛苦,以及她自杀前和陈念说的最后一句话“你们为什么不做点什么?他们一直在欺负我......

3


校园欺凌的危害笔者在此不做赘述,产生校园欺凌的根本原因却值得我们深思。首先是个体因素,中学是校园欺凌事件发生的高频时期,青少年学生在生理上处于青春期关键时期,需要适应身体向成熟的过渡,而在繁重的学习之余,他们无处可宣泄。根据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八阶段理论,12到18岁的中学生处于青春期,自我同一性和角色混乱的冲突,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不能成功解决,就会形成不确定性或说是无归属感,为人冷淡冷漠,缺乏关爱意识。

影片中故事的发生地是一所复读学校,学生普遍经历着二次高考的精神压力,电影中也对他们高强度的学习生活进行了刻画,公布考试成绩,并且根据考试成绩确定座位等做法无疑增加了所以学生的精神压力,而陈念成为受欺凌者的主要原因也是成绩比欺凌者魏莱优秀。其次是家庭因素,家庭教养方式不当、亲子之间冷淡的感情和冲突迭起、家庭暴力的滋生以及父母或监护人自身的行为问题都会影响青少年在学校发生欺凌行为,父母对子女的惩罚在于要使子女对父母的要求即时服从。这样就导致了青少年从中获得运用身体力量赢得别人服从、实现对他人的控制的模式,因而他们开始使用欺凌的手段去征服别人。


欺凌问题还与家庭功能及亲子互动方式有着密切联系,对欺凌者而言,多来自父母对子女控制强、较少鼓励子女的自主、亲子间缺乏温情和交流、充满敌意与冲突、较多使用身体暴力的家庭。不良的家庭教育方式和家庭环境都给校园欺凌行为提供了滋生的土壤,大量研究表明,大多校园欺凌的欺凌者都生活在一个毫无幸福感可言甚至有家暴行为的家庭,他们目睹父母关系紧张、相互疏离;另外一种截然相反的家庭环境是对孩子过分宠溺,百依百顺,放纵孩子的行为,容易导致孩子成为校园欺凌的实施者。笔者认为导演的匠心之处也存在于对于校园欺凌背后家庭原因的描绘,欺凌者魏莱看似家庭关系和睦,家庭条件优越,但是父母对于魏莱的要求十分严苛,导致魏莱过度在意学习成绩,并且精神压力非常大,在家庭中得不到宣泄,就把自己的情绪宣泄在欺凌同学中,魏莱最后一句话“求求你,我不能再复读了,我爸已经一年没有和我说过话了。”另一个欺凌者,在被学校退学时,她的父亲当着所有同学们的面对她拳打脚踢,这反映出了他们家庭较多使用暴力解决问题,而这种习惯性思维传递给了她,这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代际传递。最后是社会失范,体现在影片中的就是复读学校周围小混混很多,而且欺凌者勾结社会力量对陈念进行殴打、并拍不雅视频等。

4


那如何应对校园欺凌,是留给我们所有人的课题。就像陈念在警察局所问的发人深省的话“告诉你们又怎样,还会被说为什么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一个,你是不是有问题?”以及“如果社会是这样,你还敢生孩子吗?”应对校园欺凌,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首先,是需要加强立法保护。加快制定“校园安全法”等相应的法律法规,完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中关于校园暴力的具体条款,尽快建立关于校园暴力问题的专项法律和配套法规政策体系,将校园暴力行为置于法律框架下,加大对校园暴力处罚力度。一是明确校园暴力行为的法律规制和标准 ;二是明确校园暴力行为的责任主体,依法追究校园暴力行为实施者、监护人的法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


其次,需要加强青少年道德教育。一是学校以及教师需要提高对于校园欺凌的防范意识。二是建立学校、家庭、社会防治校园暴力的联动机制。学校要加强青少年的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把生命教育和反暴力教育纳入学校德育体系,通过组织学生参与和设计社会公益行动等方式,引导处于不同成长阶段的学生了解自身的发育和生长特点,树立正确的生命观,尊重生命,热爱生命。最后,加大学校社会工作的发展。发挥社会工作专业水平,重点关注暴力事件后的辅导与矫治,运用社工力量减轻其对青少年和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可以通过目前民政部大力推行的社区、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社会工作者的“三社联动”,以学校和社区为平台,引入专业青少年社会工作,运用专业工作方法,对青少年的认知、心理、行为进行引导或矫正,为受到校园暴力影响的青少年提供专业的、长期的辅导和服务。

5


影片中陈念的书上写了一句话:“身在沟渠,仰望星空”,而学校社工要做的就是在青少年与校园欺凌之间树立一道屏障。最后,作为一名社工,想对片中的陈念和小北说一句:“你保护世界,我们保护你”。

作者:胡晶晶

机构:南京乐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版权所有© 渭南新星困境儿童援助中心    陕ICP备16017036号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